<form id="xltjb"><nobr id="xltjb"></nobr></form>
<form id="xltjb"><nobr id="xltjb"><th id="xltjb"></th></nobr></form><sub id="xltjb"></sub>
<noframes id="xltjb"><address id="xltjb"></address>
        <em id="xltjb"><form id="xltjb"></form></em>

        <noframes id="xltjb">

        首頁 新聞 > 洞察 > 正文

        去年還是山東首富 如今卻負債600多億元,投入超百億金融夢碎

        去年還是山東首富,如今卻負債600多億元,王清濤風光不再。

        日前,中融新大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中融新大”)旗下的“18中融新大MTN002”未能按期兌付利息,已構成實質違約。Wind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一季度,中融新大旗下共有6只債券處存續狀態,但已有3只債券已是違約狀態,當前債券余額合計36.49億元。

        中融新大資金鏈早已吃緊。據中融新大2021年三季度報數據,中融新大負債已高達600.61億元,短期借款為54.49億元,賬面資金卻只有4.18億元,現有資金遠無法覆蓋短期負債。

        中融新大前身為山東焦化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山東焦化”),始創于2003年,以能源化工、礦產資源、物流清潔能源、金融投資為主業。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煤炭供應商起步,到橫跨煤炭、金融兩大板塊,參控5家銀行,中融新大曾讓王清濤以596.5億元身家位列在2021年《新財富》富人榜第63名,榮登山東首富。

        曾經多風光,如今就多落魄。富豪榜單公布后不久,中融新大的中票就違約,違約利息約1.11億元,這也讓王清濤身背98條限制令。王清濤多次尋求“賣身”無果,山東首富光環黯然失色。

        “焦化大王”掘金路

        1962年,王清濤在山東濱州市鄒平縣出生。21歲退伍后,他在當地物資局工作,兩年后就決然下海干起了煤炭經銷生意。

        趕上好行情,他很快賺到了第一桶金。2003年,王清濤成立鄒平鐵雄焦化有限公司(下稱“鐵雄焦化”)和鐵雄煤炭有限公司。2008年,鐵雄焦化便實現銷售收入86億元,成為山東重點企業。

        王清濤抱上“鋼鐵沙皇”沈文榮大腿,兩人在2007年共同創辦山東省最大煤化工園區。王清濤一躍成為山東乃至全國的“焦化大王”。2009年,為擴大發展,王清濤以山東鐵雄能源集團為主體成立山東焦化。

        此后,鋼材價格持續走弱,下游焦化企業日趨低迷。直到2012年,山東計劃打造國際化企業,支持焦化企業并購重組,王清濤又抓住了機會。不過,王清濤更看中金融,2015年開始調整發展方向,逐步將重心轉移至金融。

        2016年3月,山東焦化改名為中融新大。在此之前,王清濤就已有意擴大旗下的金融布局版圖。2015年8月,中融投資(青島)集團有限公司成立;同年12月,王清濤以7.55億元獲得晉城銀行14.29%股權,成為該行第一大股東。

        此外,中融新大還以71.88億元從煙臺潤仕通投資企業(有限合伙)手中獲得其所持恒豐銀行股權收益權,還以19億元獲得中華聯合財險7.79%股份并成為第二大股東。王清濤又先后參股包括晉城銀行、廈門國際銀行、廈門農商行、齊商銀行和鄒平農商行等。據不完全統計,王清濤為進軍金融產業,合計出手已超100億元。

        王清濤最為公眾所熟知的,還是2016年參與四川信托的股權爭奪。這一年的11月,中融新大以33.33%的高溢價、50億元,贏得四川信托30.25%股權競拍。這筆交易經過23次報價,諸多金融大鱷參與。盡管交易最終未能達成,但王清濤已一戰成名。

        大舉擴張之下,中融新大迎來高光時刻。2016年,中融新大已實現營收超650億元,總資產已超1400億元,增幅高達1348%。

        2017年至2018年,王清濤因連續兩年穩坐青島首富。當時,意氣風發的王清濤發出宏愿:2020年集團總資產達4000億元,年銷售收入3000億元,利潤300億元。

        夢碎金融

        激進擴張,危機來臨。宏愿還沒實現,王清濤就已深陷債務泥潭。

        天眼查顯示,2015年,中融新大旗下山東物流集團向晉城銀行質押了子公司5100萬股;2016年,中融新大又向晉城銀行質押了山東物流集團25億股;2016年底,中融新大又把所持晉城銀行股份,質押給廣東粵財信托。

        王清濤嘗到高負債、猛擴張的苦果。2018年7月,中融新大旗下多只債券閃崩,被臨時暫停交易。當時中融新大稱公司生產經營情況正常,但市場擔憂不斷加劇,包括銀行、信托公司、小貸公司等在內的“討債大軍”接踵而至,危機蔓延。

        圖源:中融新大官微

        2019年6月,國民信托20億元信托貸款到期未收回本息;之后,招商銀行濟南分行五筆合計2.37億元貸款未收回。2020年12月,因2.45億元債券交易糾紛,原告廈門農商行將中融新大、王清濤等人訴至法院。中融新大兩家銀行存款,以及所持中華聯合財險相應股權被法院凍結。

        天眼查顯示,目前,王清濤個人身背98條限制消費令,中融新大21.92億元股權曾被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河南省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山東省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山東省菏澤市中級人民法院輪候凍結。截至目前,中融新大被執行總金額22億元,歷史被執行總金額已超206億元。

        不僅如此,中融新大還對多家民營企業進行擔保。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中融新大對外擔保合計49.28億元。擔保對象中,瑞星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等在近一年還存在失信被執行記錄。

        2021年12月,據裁判文書網,因流動資金問題,山東潤銀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于2015年向威海銀行濟南分行借款6000萬元,中融新大為此資金擔保。后來,潤銀公司未按約定及時還款,中融新大需承擔未償還的借款本息共計約5950萬元的連帶清償責任。

        債臺高筑,金融板塊持續低迷,王清濤的日子越來越難。2021年前三季度,中融新大凈虧損42.29億元。截至去年三季度末,短期借款為54.49億元,但貨幣資金僅有4.18億元,現有資金遠遠遠無法覆蓋短期負債。

        債券違約風險也隨之上升。Wind數據顯示,中融新大旗下的“18中融新大MTN001”、“18中融新大MTN002”、“17中融新大MTN001”三筆債券都已經構成實質性違約,當前債券余額合計36.49億元。

        還債之路道阻且長,王清濤無奈選擇“賣身自救”,在眾多資產卻屢屢流拍。2021年7月2日,中融新大將其持有的中華聯合財險6.33億股權拍賣,起拍價為9.62億元,評估價為10.69億元,最終卻無人出價。

        同年7月19日、7月25日,中融新大持有的中華聯合財險兩筆1.69億股權的分別拍賣,起拍價為2.57億元,同樣因無人出價而流拍。

        此前,由于拖欠天津市海德星商貿有限公司借款本金3.11億元一直未執行,中融新大所持廈門農商銀行1.76億股股份也走上拍賣臺,同樣流拍。

        據天眼查數據,除了持有的中融新大所有股權遭遇凍結之外,王清濤還被合肥市瑤海區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等多家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大廈將傾,留給這位山東首富“自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關鍵詞: 中融新大

        最近更新

        關于本站 管理團隊 版權申明 網站地圖 聯系合作 招聘信息

        Copyright © 2005-2018 創投網 - www.cargoprocuremen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我們:33 92 950@qq.com
        豫ICP備2020035879號-12

         

        久久午夜免费鲁丝片,台湾天天综合人成在线,亚洲精品无码久久不卡麻豆

        <form id="xltjb"><nobr id="xltjb"></nobr></form>
        <form id="xltjb"><nobr id="xltjb"><th id="xltjb"></th></nobr></form><sub id="xltjb"></sub>
        <noframes id="xltjb"><address id="xltjb"></address>
              <em id="xltjb"><form id="xltjb"></form></em>

              <noframes id="xltjb">